<dl id="gyrda"><ins id="gyrda"></ins></dl>
    
    

    <dl id="gyrda"></dl>
    
    
    <em id="gyrda"><tr id="gyrda"></tr></em>
      <progress id="gyrda"></progress>
        <div id="gyrda"></div>
        您的位置:小說520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近身護衛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這個畜生!

        配色:

        字號: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這個畜生!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這個畜生!

          蕭正聆聽著白無雙的述說,臉上看起來毫無波瀾。可心中,卻泛起了陣陣漣漪。

          這個年輕人,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

          他不再易怒,也不再高高在上。

          而在蕭正眼中,曾經的白無雙可不是這樣一個男人。他極自負,極目中無人。也許和出身有關,他從未看得起一無所有的蕭正。

          但現在,在經歷了無數的風浪之后。他似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讓蕭正感到驚訝的男人。

          蕭正往嘴里送了一塊鮮嫩的牛排,細細咀嚼著,視線卻一直停留在白無雙那張永遠維持著猙獰的臉龐上。

          片刻之后,他神色平靜的問道:“你要做什么?”

          “嗯?”白無雙微微抬眸,眼神十分陰郁地掃視蕭正。“你想知道什么?”

          蕭正搖頭道:“你應該有更好的選擇。”

          “選擇什么?”白無雙指了指自己那張丑陋的臉龐。“選擇當一個小丑,還是選擇當一個怪物?”

          “怪物也有市場。”蕭正瞇眼說道。“就像在你的生日宴上。你做的就很成功。”

          “蕭老板。”白無雙打斷了蕭正的話語。“不要在我面前扮演圣人。你不是,也不配。”

          “我要做什么,還輪不到你一個雙手沾滿血腥的儈子手教導。”白無雙緩緩說道。“更何況,我們是仇人。”

          蕭正吐出一口濁氣,表情平靜道:“你知道的,我與白無瑕的關系很不錯。”

          “那又如何?”白無雙反問道。

          “我不想他成為孤寡老人。”蕭正蹙眉道。“更不想成為他名義上的仇人。”

          “在老爺子的追悼會上,他就已經做出了選擇。”白無雙瞇眼說道。“你大可放心,他永遠不會視你為仇人。”

          “情僧之名,可不是白來的。”

          蕭正轉動著高腳杯,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才微微抬眸,抿唇道:“也許,有些真相我應該告訴你。”

          “真相?”白無雙很快打斷了蕭正的敘述。“真相永遠是相對的。而我從不在意真相。我只在乎自己想做的事兒。”

          說罷,他忽然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望向蕭正:“我忽然很羨慕你。”

          “羨慕我什么?”蕭正問道。

          “羨慕你沒什么可失去的。”白無雙說道。

          然后,他牽著吃飽的王奇離開了餐廳。只留下那一大一小兩道背影。璀璨的霓虹之下,那兩道背影竟是顯得如此落寞,以及孤獨。

          大的,失去了家庭。

          小的,失去了父母。

          說起來,他們還真是同病相憐。

          只是不知道,當小的知道他的遭遇,完全是拜大的所賜,是否會發瘋呢?

          豪門恩怨,的確不是蕭正這么個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的孤兒所能承受的。

          在這方面,他的承受力實在太差了。

          蕭正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前去四眼馬英俊的別墅。

          四眼及其女朋友在家中吃火鍋,馬英俊則是喝的酩酊大醉。趴在沙發上打呼嚕。

          一塊牛排當然喂不飽蕭正,所以他接過四眼遞來的碗筷,吃起了火鍋。

          “以后都不用再盯著王慧靜了。”蕭正往嘴里送了一塊牛肉。緩緩說道。

          “為什么?”四眼好奇問道。“這條線沒有價值了?”

          蕭正怔了怔,隨即點頭道:“的確沒有價值了。”

          頓了頓,他補充了一句:“王慧靜大概已經走了。”

          因為四眼的女朋友在,蕭正有些話不是很方便直接說。四眼卻完全聽懂了蕭正的暗示。吩咐女友去廚房再切一些肉類,壓低了聲音道:“死了?”

          蕭正點頭。

          “誰干的?”四眼嚇了一跳。

          “白無雙。”蕭正直截了當的說道。

          “這個畜生!”四眼咬牙切齒道。“他還真是什么都干的出來。”

          蕭正吃著火鍋,臉上卻露出復雜之色。

          殺王慧靜,真的僅僅是報復么?

          若是如此,他又為什么要帶走王奇?

          想盯著王奇,讓他永遠無法成為令白無雙忌憚的人物?

          那索性斬草除根不是更好?

          蕭正搖搖頭,否決了某個更惡劣的想法。取而代之的,則是對白無雙的好奇,包括他的用意。

          王慧靜不是什么好人。

          對此蕭正一點也不懷疑。他甚至一度認為,白子文的所作所為,有王慧靜在背后出謀劃策。盡管,她并沒有如此大的能量驅使白子文。

          但只要她有這個心,就可以利用兒子去煽動。

          那么白無雙呢?

          他殺王慧靜的動機是什么?僅僅看王慧靜不順眼?又或者是報復?

          那收留王奇呢?

          白無雙所做的這兩件事兒,其目的并不統一。甚至是在不同的心境之下完成的。

          如此一看,白無雙也是復雜的。

          和蕭正之前的判斷一樣,白無雙變了。變的不再一眼就能看透。他開始有城府,變得陰暗。也越來越危險。

          吃完火鍋,蕭正和四眼在別墅后面的花園喝茶。醒過來的馬英俊也加入了。他雖然仍然不習慣喝茶,但爛醉的人多喝一些水,也會相對舒適一些。

          “老大。現在燕京的局面越來越復雜了。”馬英俊點了一支煙,十分認真的說道。“我總覺得會出大事兒。咱們要不要再調一些人回來,以備不時之需?”

          蕭正笑了笑,道:“不用了。這里是華夏,是燕京。即便有危險,也不需要靠傭兵協會去處理。”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反而是你們。近期多注意一些,沒事就別到處跑。免得給別有用心之人找到機會。”

          四眼咧嘴笑道:“我除了上班,平時都在家里。”

          馬英俊瞪了四眼一眼:“秀恩愛死的早。”

          四眼樂呵道:“那你不去找一個?憑小馬哥你的姿色,什么樣的女人不得跪倒在你的西裝褲下?”

          馬英俊聞言卻是不悅道:“我豈會為了一顆歪脖子樹放棄整座森林?”

          蕭正苦笑搖頭,知道小馬是不婚主義者。至少在還有力氣瀟灑之前,他肯定不會走進婚姻的圍城。

          眼看著夜深了。

          蕭正也不便多打擾,拍了拍二人的肩膀,道了聲晚安便離開了。

          看,這就是變化。

          曾經的團隊,只需要蕭正一句話,便可以在某個酒店的包房內通宵達旦。并且毫無負擔。

          現在,蕭正卻再也不會說出這句話。就像小馬再無聊,也不會沒事拉著蕭正去泡吧。

          盡管在很多時候,一個人在酒吧喝的爛醉的小馬的確很孤獨。

          但這大概就是生活最有趣,也最殘忍的地方。擁有了一些東西,就一定會失去一些東西。

          ~~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女神的近身護衛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赛马会印章

          <dl id="gyrda"><ins id="gyrda"></ins></dl>
          
          

          <dl id="gyrda"></dl>
          
          
          <em id="gyrda"><tr id="gyrda"></tr></em>
            <progress id="gyrda"></progress>
              <div id="gyrda"></div>

                <dl id="gyrda"><ins id="gyrda"></ins></dl>
                
                

                <dl id="gyrda"></dl>
                
                
                <em id="gyrda"><tr id="gyrda"></tr></em>
                  <progress id="gyrda"></progress>
                    <div id="gyrda"></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