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gyrda"><ins id="gyrda"></ins></dl>
    
    

    <dl id="gyrda"></dl>
    
    
    <em id="gyrda"><tr id="gyrda"></tr></em>
      <progress id="gyrda"></progress>
        <div id="gyrda"></div>
        您的位置:小说520 > 武侠仙侠 > 天下论武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碰瓷

        配色:

        字号:

        第一百七十一章 碰瓷

          在城主府官员们都在商讨新机制建立事宜之际,秋以山则带着自己的弟?#28216;?#38451;离开了西斯坦丁城,一路直奔森罗城而去,此去森罗城,一是西阳这小子每天都吵吵着要跟着师母建功立业去,秋以山实在不胜其扰,二是与上官语芙分开甚久,心中思念,以往每天腻在一起没觉得什么,这一分开,便少了乐趣,少年夫妻,谁都明白当中滋?#19969;?br>
          至于城主府的公务,自然由官员们自行安排,秋以山这个城主平时管得也少,各大官员也都各尽职责,没什么可操心的。

          “师尊!你想师母吗?”骑?#19979;?#32972;上的西阳突然?#23454;饋?br>
          “皮痒了是吧?没大没小,我跟你师母的事也是一个晚辈妄议的?”秋以山道。

          “想了就想了,别拿辈份压我,不就是一男人想女?#35828;?#20107;吗?”西阳口无遮拦地说道。

          西阳在秋以山面前的表现,也都是平时养成,秋以山一惯不太?#19981;緞问?#19978;的东西,二人名为师徒,在相处时却更像是朋友,不过在西阳心底却是很尊敬秋以山的。

          “你……你别逼我清理门户!”秋以山被西阳噎得无言以对,威胁道。

          “我想师母了!”西阳若有所思,但立即又道,“师尊别误会,我就是单纯的想,跟儿子思念母亲一样的。”

          在遇到秋以山之前,西阳是个命运悲惨的孩子,自从被秋以山救出后,就被上官语芙照?#35828;?#26080;微不至,?#22868;?#19968;长,西阳在生活上十分依赖上官语芙,虽然年龄相差只有六七岁左右,但在他心?#26657;?#19978;官语芙的地位,与母亲无异,分开久了,心中自然思念。

          “哈哈哈,我误会你?你才多大点儿啊?”秋以山大笑道。

          “再小,咱也是男人!”西阳回道。

          “哈哈哈,驾!”秋以山大笑着拍了一下马背,马匹飞奔起来,“快走吧!男人!”

          “师尊等我……”

          ……

          森罗城。

          城中央的大街上,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大男人身着灰白长衫,头发略曲,置于脑后,随风而动,显得风?#33509;?#32745;,小男人褐色劲装,光头,脸颊隐现伤痕,眼神犀利,显得很是干练。

          此二人正是秋以山与弟?#28216;?#38451;,经过两天的行程,终于来到了森罗城。

          二人骑坐在马匹背上,打量着街道两旁的景象,大战过后的森罗城,很是萧条,百废待兴,街上的行人也不是很多,偶有要喝的商贩经过,?#29943;?#26377;人问津。

          秋以山在马背上?#20102;?#36215;来,思索着如何快速地让森罗城恢复正常。

          “哇……哇……哇……”

          小孩子的哭声打断了秋以山的思绪,于是转过头来,看到了西阳马前一个倒地?#32431;?#30340;小孩子。

          “师尊,是他自己摔倒的,我的马没有碰到他,不关我的事。”感觉到秋以山责怪的眼神,西阳立即解释道。

          “还不下马把他扶起来?”秋以山道。

          “哦!”

          西阳立即翻身下马,将小孩子扶起,帮其拍打?#23601;粒?#23433;慰几句,止住了小孩子的哭声,正欲重新?#19979;恚?#21364;被人拦住了。

          “怎么,你的马冲撞了人,将人给弄伤了,就想这么溜走吗?”一个手拿折扇,皮肤黝黑,看起来不伦不类的年轻人开口说道。

          “是他自己摔倒的,我的马没有碰到他,他也没有受伤啊。”西阳解释道。

          “我明明看到是你的马撞倒他,难道是我看错了吗?再说了,就算是不是你撞倒的,你干嘛要扶起他,?#32622;?#26159;你心虚,撞了人,想要逃跑,狡辩而已。”年轻?#35828;饋?br>
          “真的不是我的马撞倒的。”

          西阳还是孩子心性,努力的解释着,一旁的秋以山看出了门道,怕是碰到?#35828;?#30174;流氓了。

          “朋友,我看这小孩子也没有受伤,不如我给这孩子买些吃?#24120;?#35753;其回家去吧!”

          秋以山看到已有很多人前来围观,本着息事宁?#35828;?#24577;度,强压心头怒火,继续与年轻?#26031;?#36890;着。

          “小孩子有没有受伤,你说了不算,得找个大夫?#32431;礎!?#24180;轻人不温不火地说道。

          “这么说,朋友你是不打算放过我们咯?”秋以山说道。

          “想走也不是不可以,得赔点钱。”年轻人?#31456;?#20986;了他敲诈的嘴脸。

          “那得赔多少啊?”秋以山继续?#23454;饋?br>
          年轻人装模作样的算了起来:“看大夫要钱,之后这小孩子还需要大人照顾,大?#35828;?#35201;误工钱,这样吧,少算你一点,就给二两黄金吧!”

          “哪有这样的……”

          “不要?#24120;?#20108;两黄金够吃几年了。”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开始?#38405;?#36731;人指指点点起来。

          “阿桑,给我?#32431;?#26377;谁在瞎嚷嚷,哥几个给我把他的嘴缝起来!”年轻人一要喝,?#30452;?#20986;来几个流氓地痞,围观的人群都不敢出声了。

          “你们就是一群小痞子,搁在以前,?#20197;?#23558;你们的头给拧下来了,赶紧给我滚,不然杀了你们!”秋以山终于忍无可忍了,大声斥责道。

          “吆喝,还想杀人?看你的样子也像是个大家族的公子哥,告诉你,我们不怕,我现在就去报官,看你能怎么样,我们森罗城的官,那可是父母官,是专替穷苦百姓做主的。”年轻人有恃无恐地说道。

          秋以山真的?#40644;?#21040;了,为穷苦百姓做主的父母官,这是谁派来的?糊?#24656;?#26497;,就为这样的‘穷苦百姓’?他倒想?#32431;?#36825;是一位什么样的官老爷。

          “那就报官吧!?#19968;?#23601;不信了,?#32431;茨母?#31946;涂的?#20048;?#22312;?#35828;?#20026;官。”秋以山说道。

          “吆喝,还敢骂我们官老爷,又多了一条罪状,你等着坐牢吧!阿桑,赶紧去报官,顺道告诉官老爷,这小子还骂他了。”年轻人吩咐人报官去了。

          秋以山就站在路边,静静地等着,西阳这时走了过来说道:“师尊,那小孩子被一个妇人抱走了,样子很是亲昵,应该是他的家人。”

          “嗯!我看到了,你以后再碰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办?”秋以山?#23454;饋?br>
          “我不知道,若是碰到了受?#35828;模?#25105;内心是想救的,但是又怕遇到这样的情况,打得过倒好,揍他一顿,打不过就麻烦了。”西阳回答道。

          “还是要伸出援手的,不过要在保护好自己的前题下,所?#38405;?#20197;后练功还得多花心思,早点变?#20204;?#22823;就不会有问题了。”秋以山?#36867;?#24351;子是很有一套的。

          ?#36867;?#24351;子的同时,秋以山也在思考弟子的回话,若是这种情况发生在别人身上呢?刚好援手之人?#32622;?#26377;自我保护的能力呢?结局肯定就是被坑。这样的情况发生多了,?#35828;?#24515;?#31361;?#21464;得冷漠,人与人之间就不会再?#34892;?#20219;,道德?#31361;?#27814;丧,那将会是真正的?#24605;?#22320;狱。

          秋以山想到了建立一种法则,人人皆以法则为准蝇,法则面前,人人平等。法则之内为?#25103;ǎ?#27861;则之外为犯法,犯法之人,要受到制裁,这就是法治,比人治要高明多了。

          法则其实也就是道德水准的最低层,道德水?#20960;?#30340;人自然不用说什么,水准低的,只要你触碰最低层的那个点,?#31361;?#26377;相应的?#22836;?#31561;着你,说穿了,法则就是规范人们行为方式最基本的规矩。

          想通了这点,很多方面都可?#36234;?#37492;,当然,这些都将成为城主府官员们操心的事,秋以山只负责提供一个思路,后续自然有人去完成。

          “什么人在森罗城闹事,给我抓起来!”一个粗旷的声音响起,一群人簇拥着一个身材不高的官员来到了秋以山身后。

          秋以山转过身来:“你就是吏部派来的官员?”

          官员看到秋以山后打了个激淋,冷汗一下从额头冒出,吓得直哆嗦,这名官员?#34892;?#22312;城主府见过一面秋以山,身为城主的秋以山,他怎能不认?#19969;?br>
          “见到了我们官老爷还不下跪请罪,?#23452;?#26159;吧!”年轻人耀武扬威地说道。

          “闭嘴吧你!”这名官员恨不得掐死说话的年轻人。

          “城……城……城主,不知城主前来,有失远迎……”官员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怎么办事的?森罗城大战刚过,城主府将森罗城交给了你,你就是这样管理的?#32771;?#30452;是愚蠢如猪,父母官是你这样做的?像这样的痞子就是你眼中的‘穷苦百姓’?”秋以山大声的喝斥道。

          “扑通!”

          官员一下跪倒在地,跟着官员一起过来的小吏们也一道跪了下来。

          “下官知错了,请城主责罚,请城主责罚!”

          “罚你有用吗?森罗城交给你,是要你帮助人们快速恢?#29943;?#20135;生活的,不是让你将这里搞得乌烟障气的,你卷好铺盖,自己去吏部请辞,滚!”秋以山不留一丝情面,直接将这名官员给罢免了。

          几个流氓地痞到此时算是弄清楚?#32431;?#20102;,敢情他们今天运气不好,踢到了铁板,碰到了个大人物,一开口就将森罗城父母官一顿臭骂,还直接给撸了官职,这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主,立即全都跪地求饶。

          “你们几个起来。”秋以山一指跪在他面前的几个小吏,说道,“将这几个痞子给我抓起来,押入牢?#26657;?#24453;新任官员到任之后,再行审理。”

          “是……?#22868;?#21517;小吏领命。

          ……

          
        (提示:可按← →键翻页) 上一章节 回天下论武书目 下一章节
        520网络小说网所?#31456;?#20316;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网络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赛马会印章

          <dl id="gyrda"><ins id="gyrda"></ins></dl>
          
          

          <dl id="gyrda"></dl>
          
          
          <em id="gyrda"><tr id="gyrda"></tr></em>
            <progress id="gyrda"></progress>
              <div id="gyrda"></div>

                <dl id="gyrda"><ins id="gyrda"></ins></dl>
                
                

                <dl id="gyrda"></dl>
                
                
                <em id="gyrda"><tr id="gyrda"></tr></em>
                  <progress id="gyrda"></progress>
                    <div id="gyrda"></div>
                    3d包选3组中中奖规则 3d胆码预测 黑龙江p62走势图大全 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 河北20选5走势图200期 红姐码报图库 内蒙古时时彩快3今日 北京快三地走势图 澳洲幸运10是什么颜色 福建快3开奖结果公告 泳坛夺金481破解 117期p3试机号 江西快三推举号 重庆快乐10分苹果版本 网上斗地主上正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