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gyrda"><ins id="gyrda"></ins></dl>
    
    

    <dl id="gyrda"></dl>
    
    
    <em id="gyrda"><tr id="gyrda"></tr></em>
      <progress id="gyrda"></progress>
        <div id="gyrda"></div>
        您的位置:小說520 > 武俠仙俠 > 衛武道 > 第十章 第六十四節 努力2

        配色:

        字號:

        第十章 第六十四節 努力2

          “那,那我們快去幽月門吧,再拖下去的,師姐和師叔都會有危險的。”

          聽了陰秋漫的話蘇敏面露難色地說道:“獨山此處去幽月門至少需要五六天,我怕慕容姑娘的毒在這段時間里發生變化。”

          蘇敏的話說得比較含蓄,但是蔡敬安他們還是聽懂了。慕容寒雪的毒很是厲害,而且在這個荒山野嶺里很難確定她究竟是中了什么毒,要是貿然乘坐馬車一路顛簸過去的話很有可能會加速毒液在體內的流動,在路上就丟掉性命。

          這時候一位幽月門年齡應該是最大的弟子問蘇敏道:“剛才你不是給她喂食了練師妹自制的百花靈氣丸嗎?那種自制出來的丹藥雖然不及真正的百花靈氣丸藥效大,但卻是一劑靈丹妙藥,應該可以幫助慕容姑娘多撐一些時日。”

          “可是,光靠丹藥的藥效,我也沒有把握。”

          就在蘇敏感到為難的時候,薛逸云突然從火堆那邊沖過來闖入了他們的交談,喘著粗氣很辛苦地說道:“是毒無盡,慕容是中了毒無盡的毒。”

          見到薛逸云強撐著跑過來,蘇敏連忙將他扶住坐了下來,看起來很是擔心他的身體。雖說如此,但在慕容寒雪性命攸關的檔口,蘇敏權衡了一下之后還是立即問道:“是萬毒門的那個毒無盡嗎?”

          “嗯,當初進村子的時候那個吳笑書是這么稱呼他的。”

          “毒無盡嗎?我們幽月門跟他們萬毒門可以算是真正的死對頭了。要真是他的話,這個事情就麻煩了。”

          “怎么麻煩了?難道還是很難猜出慕容中的是什么毒?”薛逸云情緒有些激動。

          “不是。”蘇敏接話道:“這個毒無盡平時很少親自出手,可他一旦出手就絕不用普通的毒。我們幽月門接觸過被他施毒的人一共就十來人,全都……全都……”

          聽到這里陰秋漫頓時又大哭了起來,整個人都像是沒了半絲氣力般癱軟了下去。看著陰秋漫絕望的眼神,蘇敏她們都忍不住低下了頭,不敢多說一句話。

          就這樣沉默著等了許久,蘇敏突然抬起頭來擲地有聲說道:“一個一個來,我相信毒無盡用毒不會全都不同,慕容姑娘中的毒一定是他之前用過的毒。”

          見蘇敏這么堅決,薛逸云也稍微恢復了一些平靜,接著她的話說道:“當初是因為我接下了毒無盡偷襲的毒針他才要偷襲報復的,看得出來他是一個報復心很強的人。這樣的人絕不允許自己失敗第二次,也就是說他這一擊絕對是抱著勢在必得的心情發出的。”

          眾人現在士氣低落,都只是聽著薛逸云的話,完全沒有心思去思考他話里的意思。此時唯有蘇敏聽懂了他的話,眼中閃出一絲希望之光,問道:“你是不是說慕容姑娘中的毒肯定是毒無盡最得意的毒,也一定是毒性最強的毒?”

          “嗯。”薛逸云頭上冒著汗,整個人因為剛才的強制降落而灰頭土臉衣衫襤褸。“還有,慕容現在還活著,也就是說這種毒是相對慢性的。”

          “慕容姑娘內力深厚,對這種毒有一定的抵御能力,所以放在普通人身上的話,死亡的時間會往前推移。”有了以上三點,蘇敏立即將目光投向了幾位同門師姐妹,希望他們能提供一些線索。

          “相傳萬毒門養有一只彩蟾修成的妖獸,這種動物本來在還沒成為妖獸的時候毒液就已經足夠殺人,修成妖獸之后毒性更是倍增,因此萬毒門中的一種廣為流傳的只有少數幾個人才能使用的劇毒之一就有這彩蟾的毒。”

          “我也聽說了一種萬毒門常用的毒物,好像是采自地底深淵的污濁之水,好像是叫做什么深魂之水。普通毒草不是要口服才能起作用嗎?這種水不但本身有劇毒,而且還能提煉出很多毒草中的毒液,跟深魂之水一結合直接就可以使用。”

          “還有,據說幾年前萬毒門有一個叫什么白霧婆婆的人加入,她手中也有很多毒物可迅速致人死亡。”

          接著幽月門的弟子有說了好些他們見到萬毒門使用過的毒物,幾乎個個都是不可救治的劇毒之物。

          聽到這里的時候薛逸云心下再次涼了半截,口中說道:“想不到竟然有這么多的毒物,那我們應該怎么辦?”

          “一個一個試,將慕容姑娘所有可能中的毒全部按照我們門派總結出來的救治方法試一試,總會有希望的。”

          蘇敏是那種看起來十分柔弱,其實內在卻很是堅強的人。在她的鼓勵之下,幽月門的師姐妹們快速行動起來,利用手中已有的草藥和各種丹藥銀針開始試探。

          他們現在做的其實并不是對慕容寒雪進行救治,而是想要利用治療方法是不是能緩解病情為基礎來找出她中的是什么毒,再想辦法對癥下藥保住她在去幽月門的途中不病情惡化而逝去。

          雖說只是要找出慕容寒雪中了什么毒,但在森林中這樣的情況下卻也十分不容易,更何況現在只有蘇敏和其他幾名經驗不是很充足的幽月門弟子在。想著如此耽誤下去也會浪費很多時間,趁著幾位師姐妹輪番試毒的空隙蘇敏將已經掌握的信息寫上信蝶發給了練凝香,希望她能對自己有所幫助。

          信蝶的速度是馬匹速度的幾倍,馬匹五六天不間斷才能跑完的路程信蝶只需要一兩天的時間便可以跑完了。

          就這么一連試了幾個時辰一直到晚上之后,慕容寒雪的身體終于對其中一名幽月門弟子的治療方法做出了反應。見到此種情形,她連忙把大家叫了過來,指著不斷吐出黑色血液的慕容寒雪道:“黑色的血液,應該算是有作用吧?”

          看得出來這名弟子不是很自信。但是她的治療方法已經產生了作用,就證明慕容寒雪的身體在受到這種方法治療的時候或者在緩解或者再加重。為了排除中毒加重的情形,蘇敏他們在詢問了她具體治療方法之后又再其基礎上重新試了試,直到確認慕容寒雪的中毒癥狀得到緩解了未知。

          
        (提示:可按← →鍵翻頁) 上一章節 回衛武道書目 下一章節
        520網絡小說網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更新屬于網友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如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本站聯系,本站將立刻刪除
        Copyright (C) 2010-2016 520網絡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赛马会印章

          <dl id="gyrda"><ins id="gyrda"></ins></dl>
          
          

          <dl id="gyrda"></dl>
          
          
          <em id="gyrda"><tr id="gyrda"></tr></em>
            <progress id="gyrda"></progress>
              <div id="gyrda"></div>

                <dl id="gyrda"><ins id="gyrda"></ins></dl>
                
                

                <dl id="gyrda"></dl>
                
                
                <em id="gyrda"><tr id="gyrda"></tr></em>
                  <progress id="gyrda"></progress>
                    <div id="gyrda"></div>